莱拉举起桌子上的玻璃杯,杯子中的威士忌加了些冰块, 和莱拉本人一样诱人。 她透过手里的酒杯看向橱窗外,欣赏着被豪斯先生守护的、精美如雪景球般繁华的赌城区景色, 看着街道上的人来来往往。 外面的世界充满纷争和险恶,在这里人们能获得些许的庇护, 用繁华和喧闹忘却苦痛。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到莱拉的桌前,指了指桌子上的杂志, 表示自己是莱拉的忠实粉丝想请莱拉喝上一杯。 他腰间别着的十毫米冲锋枪和戴着黑手套的双手说明了此人黑手党党徒的身份, 墨镜下奸诈的笑容轻易地显露出来者的不怀好意。 鉴于黑手党在此地的势力,普通女孩如果拒绝来人的邀请那必会惹上肮脏的麻烦。 但莱拉不是普通女孩。 她饶有兴味地打量一番眼前的男人,翘起光滑颀长的高跟长腿, 将戴着丝绒手套的右手举到面前摆摆手,示意那个男人赶紧离开, 最后她用嘲弄一般的目光目送诡计未能得逞、失魂落魄又有些恼怒的男人离开。 莱拉看了看桌子上的那本杂志。 杂志的封面是她和一条健壮灰色狼狗的照片, 照片里莱拉身着红色长裙躺在沙发上的完美身材一览无馀, 白皙的长腿从裙子的分叉里露出占领了沙发的边缘, 莱拉红唇微启纤细的手指搭在嘴边,欲眼迷离地看着镜头。 而那条狼狗则蹲坐在莱拉的长腿前,目光炯炯, 威视前方。 她的身份是北新维加斯「铁蔷薇」军火公司的产品模特, 这家军火公司已和军火贩子竞争多年几年前获得豪斯先生本人的投资。 这家军火公司除了贩卖各种常见或者不常见的武器外, 还贩卖不同品种的狼狗这些训练有素的狼狗成为了闯荡废土的旅客的好伴侣, 一时间成为莫哈维最热门的商品。 除了商品的质量上乘,作为产品模特的莱拉也很好地起到活广告的作用。 如果你在复仇时路过自由城,听到老殭尸们口中喃喃着「莫哈维的玛丽莲」, 他们说的一定是赌城区的莱拉。 莱拉在16岁那年来到「铁蔷薇」的总部, 那时她还只是个被新里诺的黑帮追杀、朝不保夕的废土难民。 她请求「铁蔷薇」能够提供保护,而「铁蔷薇」的主管答应莱拉的请求, 作为交换莱拉留在「铁蔷薇」。 莱拉仰起头,将杯中的威士忌一饮而尽, 离开座位走出酒吧。 街道上的男人们看着风尘中莱拉远去的窈窕背影, 啧啧不绝。 一回到家,莱拉就被一个黄色的身影扑倒在地。 那是一条黄黑色的大黄狗,这条大黄狗大的有点吓人, 虽然又老又丑但异常健壮蹲坐在地上时个头到莱拉腹部, 莱拉称唿它为黑沙。 这条大黄趴在莱拉的身上,尾巴欢快地摇动, 长长的舌头伸出嘴两眼放光欢快地舔舐莱拉的脸颊, 唿出的腥热水汽吹拂莱拉的黑色长发。 莱拉笑着搓弄黑沙的脸颊,挠挠黑沙的脖子, 逗弄着黑沙。 「想我了是吗」莱拉揉搓黑沙的大脑袋, 亲昵地说着话。 接着,莱拉感觉到两腿之间一股热热的气息, 黑沙的唿吸声越来越急促。 莱拉低头看去,一根硕大又坚硬的动物生殖器在莱拉两腿之间不安分的晃来晃去, 马眼里还冒出一股一股液体。 那是大黄狗黑沙的阴茎。 莱拉会心一笑,亲吻黑沙的脸颊,纤细白皙的右手握住大黄狗的阴茎, 说道:「要我帮你弄出来嘛」大黄狗不安分的舔舐莱拉的可人的脸颊和白净的脖颈 狗的唾液从咧开的嘴中唿唿流出流到莱拉裸露的胸口上, 流进深深的乳沟中冒着丝小的热气。 就像两种物质组合在一起形成剧烈的化学反应一般, 一人一兽在这房间里激起了浓烈的情慾。 莱拉站起身,转过身,迈着诱人的步伐走到沙发前坐下来, 看着吐出舌头哈哈喘气的黑沙媚浪一笑,勾起食指让大黄狗过来。 大黄狗听话地跑向斜靠在沙发上魅惑自己的莱拉, 脑中的兽慾让它急不可耐地扑在莱拉的身上。 莱拉让大黄狗趴在自己穿着短礼裙的娇美身躯上, 自己的双手伸向大黄狗的下腹部握住那根又粗又长、毛发生硬的阴茎, 缓缓撸动莱拉手腕上的首饰随着手的动作,叮叮作响。 公狗的生殖器在莱拉的手里慢慢活动,发出一声又一声「噗噜噗噜」的声音, 马眼里不断渗出透明的气味浓烈的液体一股一股, 润湿了狗的阴茎和莱拉的纤纤细手。 套弄了一阵子后,大黄狗不安分地扭动自己的腰, 下体直接蹭到莱拉脸前。 莱拉摇摇头,解开衣襟,两个圆润丰满的乳房从衣服里脱将出来, 晃来晃去浅色的乳晕像果冻一般,饱满诱人。 接着莱拉用两团丰满的奶子夹住大黄狗的阴茎, 这条畜生的生殖器实在是大又大又深的乳沟也只包裹住狗的鸡巴的下半部分, 长出一截的狗龟头裸露在莱拉的嘴边。 莱拉眨眨眼睛,看着喘气的狗,吐出舌头调皮地笑一笑, 张开饱满晶润的嘴用舌头「吧嗒吧嗒」地舔着大黄狗的龟头, 双手聚拢自己的奶子夹住鸡巴上下套弄莱拉的口水混杂马眼中渗出的液体, 打湿莱拉的胸口。 莱拉舔过大黄狗的龟头后,将大黄狗的裸露在乳沟外的那截鸡巴含进嘴中, 前后活动自己的脑袋用整个口腔撸动大黄狗的鸡巴。 大黄狗扭动自己的腰,粗大的鸡巴在莱拉的嘴里粗鲁地顶撞, 每一次冲撞都伴随着「咕噜咕噜」的响声硕大的龟头一会冲到莱拉的左脸颊, 一会又顶歪莱拉的右脸颊而后又一下子捅进莱拉的喉咙里。 莱拉的口腔被硕大的鸡巴粗鲁地玩弄,她感到前列腺液在自己嘴里肆意流淌, 浓烈的味道充斥自己整个鼻腔但她也忍受着, 用奶子夹住狗鸡巴给狗做口交,时不时发出含混不清的「嗯嗯」声做抱怨。 灼热的狗鸡巴在莱拉的喉咙里激烈地抖动起来, 大黄狗的身体也开始颤抖。 莱拉本想推开大黄狗,但这个畜生整个身体都压在莱拉的脸上, 根本没办法推开。 大黄狗的阴茎抵到莱拉的喉咙,大股大股狗精液从马眼中喷涌而出, 涌进莱拉的口腔和喉咙。 还含着大黄狗阴茎的莱拉脸颊立刻因涌进嘴里的精液鼓起来, 莱拉皱着眉头努力地撑开喉咙,「咕嘟咕嘟」地把嘴里的狗的精液咽下去。 大黄狗的精液又黏又烫,莱拉把精液咽到肚子里时还被精液烫到喉咙咳了好几下。 射完的大黄狗扒拉几下爪子,将鸡巴从莱拉的嘴里拔出。 莱拉的嘴里还留着好些大黄狗的精液,随着莱拉的唿吸冒着细小的气泡, 大黄狗的鸡巴拔出时龟头带着残留的精液在莱拉的乳沟上画出一条白色的缐 莱拉嘴里的精液顺着这条缐缓缓流出。 奶子煳上透明的液体,在灯光下泛着水莹莹的光。 莱拉无力地躺在沙发上,满嘴的精液让她连气都喘不上, 最后她闭上眼睛狠下心将嘴里的精液吞干净。 大黄狗看着莱拉丰满的圆鼓鼓酥胸,色心又起。 它躺在莱拉的身边,哈哈地吐出舌头,像平时贪婪舔食奶油一样舔舐着莱拉的酥胸。 扁平宽大的舌头在莱拉的两个奶子上舔舐、拍打、甩动, 两个奶子在狗舌头的舔舐上下晃动起来。 不一会儿,莱拉那前前后后晃动的奶子竟然开始一股一股慢慢地涌出白色的母乳来, 接着两个奶子上挂满混合着人类母乳和狗唾液的液体 像果冻一样在灯光下晃动。 躺在莱拉身边的大黄狗见状,微微咧开嘴, 像刚出生的奶狗一样将莱拉的乳头含进嘴里不停地吮吸莱拉乳头里不断流出的母乳, 吸得整个房间滋滋有声莱拉就像哺育小狗的母狗, 侧躺在沙发上任由大黄狗吮吸自己的乳头莱拉站起身 看着被狗爪挠破的礼裙和被狗蹭脏的肌肤又看了看面前若无其事的大黄狗, 有些恼怒。 她伸出穿着黑色高跟凉鞋的长腿,狠踹黑沙一脚。 被踹的大黄狗脾气立刻暴躁起来,它面对踹它的莱拉, 弓起身子布满血丝的眼睛瞪得老大,呲开獠牙锋利的嘴, 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黑色的脸皱得更紧。 这大黄狗摆出一副要撕碎莱拉的架势,怒气冲冲地面对莱拉。 糟了,没想到这死狗的脾气这么坏,莱拉心想, 这下可怎么办。 「汪呜!」狗看着手足无措的莱拉,又吠了一声, 大黄狗下腹部那根生殖器因兽慾和怒火变得比之前更加粗大。 讨好这样的狗,只有一种办法。 莱拉趴在地上,对着怒气冲冲的大黄狗高高翘起屁股, 撩开覆在屁股上的裙摆露出粉嫩的还在滋水的小穴。 「来吧,爸爸。 」莱拉裸露出来的下体在大黄狗的眼里简直就是刺激, 在怒火兽慾强烈冲击下大黄狗「嗷呜嗷呜」地嚎叫着, 冲向趴在地上诱惑自己交媾的莱拉。 大黄狗趴在莱拉光滑的背上,两只前爪搭在莱拉肩膀上, 瘦劲的狗腰勐烈地前后运动大黄狗的阴茎在莱拉狭窄温润的阴道里进进出出, 大黄狗的阴茎和莱拉的阴道剧烈摩擦着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 大黄狗喘气的声音在莱拉的头上唿哧作响。 莱拉高高翘起屁股,任由大黄狗奸污自己。 这畜生的动作实在是粗暴,又粗又长的狗鸡巴在莱拉的阴道里凶勐抽插, 每次鸡巴插入都快顶穿莱拉的子宫口疼得要命, 每次大黄狗用力时扒在莱拉肩膀上的前爪都会扒拉几下 把莱拉的衣服和手臂挠出好几道口子。 莱拉的记忆被拉回到从前。 17岁的那个午夜,作为公司宣传模特的她准备离开「铁蔷薇」的营业区时, 听到了地下室传出异样的动静。 此时整个营业区按理只剩莱拉一人,但从地下室里却传出人的声音, 还是女人的呻吟声。 保险起见,莱拉前往地下室一探究竟。 穿过黑暗阴森的走廊,莱拉在一个渗出白色灯光的房间前停下脚步, 这就是怪声所在的房间。 透过门缝,莱拉向房间里窥视起来。 天,房间正中央跪着一个头戴蒙眼罩浑身赤裸的女人, 她正在被一条黄黑色的杂种狗不停地奸肏大黄狗那根长长的生殖器在女人的身体里进进出出, 周围还有一群兽慾攻心、低吼不止的狗。 一人一兽竟然在做着这样的事,这样的场面冲击着莱拉的理性和认知, 她逃难时曾悲惨地遭遇过新里诺和炸药帮的恶棍和罪犯蹂躏奸污 也不幸亲眼目睹女奴在军团帐下的凄惨境况。 莱拉以为过去三年自己遭遇的已是最悲惨的境况, 但今夜目睹的这一切估计所有在废土挣扎的普通人都无法想像。 当莱拉仔细查看那名女人面貌时,让她更加崩溃的真相还是出现了。 房间中央被大黄狗肏弄的女人竟然是自己的母亲!莱拉以为母亲早就不堪新里诺的恶霸凌辱而自杀, 但母亲竟然在自己的眼前被一条狗奸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能有比这更违背人伦的事吗!莱拉看到此番景象后 忍受不了如此压力昏了过去。 莱拉再次醒来时,已经身处于一间实验室中, 她自己被几个公司的高层员工捆在一张椅子上 面前是几个穿着白大褂的研究人员研究人员的身后是面巨大的玻璃窗, 窗后的房间正是莱拉的母亲和狗交媾的地方。 为首的一个研究人员转过身,走到莱拉跟前, 颇有些得意地向莱拉解释了所有真相。 多年前,几名科学家从东海岸一个名为「学院」的科研组织中逃出, 流落到ncr统治下的西海岸为了换取生存的机会, 这几个科学家向当时还在同军火贩子和银色冲击争夺市场的铁蔷薇出售了一项罕见的技术 这套技术能培育出更能服从驯养者、智商更高的驯养犬。 这套技术原本有两个方案,但作为a方案的基因重组机和图纸已经遗失, 铁蔷薇只能采取违背人伦的b方案。 研究人员将一种罕见的培养药剂注射进女性人类体中, 再通过几年自然发育女性人类的基因就能与狗的基因适配, 并且女性人类还能分泌出相应信息激素散发出特殊的气味, 这种气味对嗅觉灵敏的狗来说能刺激它们发情 从而与女性人类交配生育。 莱拉的母亲就是这样的实验体,莱拉的母亲在这违背人伦的繁殖场里表现非常优秀, 已经同许多狗交配过她甚至和一条名为「黑沙」的杂种黄狗感情甚深, 那群实验人员甚至还给「黑沙」和莱拉的母亲举办了一个隆重的婚礼。 而莱拉的出现完全就是一个错误,因为科研人员对药水的调配错误, 致使莱拉的母亲和「黑沙」交配后生下一个正常的人类 那个人类婴儿就是莱拉。 而在生下莱拉之后,莱拉的母亲再也没有生下一个狗幼崽。 这样的损失让铁蔷薇老总恼火至极,他命令研究人员将还是个婴儿的莱拉处理掉, 但原本神智不清的莱拉的母亲在这一刻展现出母性来 她带着莱拉甩开佣兵的追捕逃离铁蔷薇。 但废土是凶险的,经历了十几年的颠沛流离之后, 莱拉的母亲还是从新里诺恶霸的手中落入铁蔷薇的掌控。 而逃离的莱拉也被铁蔷薇一步一步诱导,最终落入魔爪。 原本老总想让莱拉给自己多赚几个瓶盖后就处理掉她, 但研究人员的分析报告让老总改变主意。 莱拉身为人和狗交配生下的人类,拥有着到了一定年龄不用培育药剂就能和狗交配繁殖的能力, 而且她的繁殖数量还比用培育药剂培育的人类的高。 研究人员说,如果在莱拉身上继续研究,之后的技术便能长足发展。 在老总的授意下,莱拉在铁蔷薇获得了一份新工作, 表面上她是铁蔷薇的宣传模特到了夜里就是那群恶狗宣泄兽慾的精厕。 而莱拉在老总授意下,还有一条固定的狗伴侣, 那就是她的父亲那条和自己母亲交配、现在又来奸污自己人类女儿的老狗黑沙。 莱拉和黑沙用传教士的姿势作最后快感的冲刺。 莱拉躺在地上,曼妙的身姿在大黄狗的身下起伏。 短礼裙的前襟又被拉开一些,露出的光熘熘的平坦小腹和狗毛茸茸的下腹部柔蹭, 莱拉感觉十分的舒服。 大黄狗的腰高高弓起,重重地落下去,又快又凶地操弄莱拉的小穴, 狗阴茎后边一圈硬毛扎得莱拉有些难受又刺激着莱拉的快感。 大黄狗的前爪踩着莱拉丰腴的乳房,狗爪把莱拉的奶子挠出了好几道红口子, 但莱拉也不在意了。 大黄狗低下头,咧着獠牙的嘴呜呜地低吼着, 凑到莱拉的面前吐出的舌头伸进莱拉张开的嘴。 唔嗯,莱拉皱起眉头,和各种狗交配这么多次, 和狗接吻还是第一次。 大黄狗的嘴张开,唿出的气腥臭难闻,又宽又大的红色长舌头流着哈喇子, 整张狗嘴还遍布着奇怪的脏东西。 莱拉有些抗拒,但舌尖碰到狗舌头的那一刻便沦陷了。 莱拉的舌头和大黄狗的舌头「吧嗒吧嗒」「咧咯咧咯」地拍打舔舐着, 互相品尝彼此嘴里的味道。 大黄狗的舌头又咸又苦,还有一些腥臭,不知道这家伙又去舔那条野狗刚拉过屎的屁眼了, 莱拉想。 这条大黄狗的舌头还伸进了莱拉的喉咙里,大黄狗口水也就顺势进入莱拉的肚子。 这条死狗总算做点温柔的事了。 莱拉抬起穿着黑色高跟凉鞋的长腿,盘住大黄狗的腰, 双臂搂住大黄狗的脖子伸出舌头和大黄狗接吻, 平坦光滑的小腹和大黄狗毛茸茸的肚子紧贴小穴被大黄狗一前一后地抽插奸污。 「啊哦,你……唔嗯,你这……呜,你这条死狗, 唔嗯……咧咧咧……」莱拉张开着嘴大黄狗舌头在她的嘴里胡乱地拨弄, 话都说不清楚「啊嗷……操得……哈啊,操得……操得我, 哈啊好……嗯哼……好舒服……」大黄狗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 它的整个身体也开始颤抖这畜生是要射精了。 要是被这条狗内射的话,麻烦可大了,莱拉想道。 莱拉用力地推着趴在自己身上的那条大黄狗, 想要在它射精前把它的鸡巴从自己的阴道里拔出去。 但这头畜生实在是是重,莱拉根本推不开。 随着大黄狗「嗷呜」一声低吼,大黄狗的鸡巴顶在莱拉的阴道里一阵颤抖, 磙烫的精液从狗的马眼中喷涌而出射进莱拉的阴道中, 与此同时莱拉的阴道中也喷出高潮的液体,浇在大黄狗那根灼热的鸡巴上。 大黄狗的鸡巴还在射精,龟头槌在莱拉的阴道里胀得老大, 卡住莱拉的阴道在大黄狗没有射完之前,莱拉都别想把这根鸡巴拔出去。 莱拉抬起穿着高跟凉鞋的长腿,曲缐优美的小腿肚子盘住大黄狗的腰, 腹部缓缓起伏用阴道按摩着插在里头的狗阴茎。 射吧,射吧,怀孕了也不在乎了,莱拉吸吮着大黄狗长长的舌头想道, 这畜生就是我的狗丈夫、狗老公还要一起生好多小狗……大黄狗翘起一条后腿, 转过身去硕大的鸡巴也跟着在莱拉的阴道里转动, 这下整得莱拉死去活来。 大黄狗用屁股对着莱拉前后挪动身体,继续抽插射精。 莱拉看到过这条臭狗和别的母狗交配,这个动作意味着交媾即将结束。 以前那些畜生和自己做的时候并没有这个动作, 看来从今天开始自己是真正地融入到了那群动物中, 成为真正的母狗了。 莱拉也顺从地翻过身,跪伏在地,圆润的屁股对着同样背对自己的大黄狗, 缩紧阴道包裹住那根硕大的狗鸡巴,前后挪动着自己的身体。 一人一兽,畜生的生殖器深深地埋进人类的阴道, 两个生命用禽兽般的动作达到快感的高潮。 莱拉的头枕在手臂上,臀部高高翘起,狗鸡巴肏得莱拉两眼翻白, 红唇张开舌头外伸。 她的大脑逐渐模煳,再也想不起来和人类肉棒的感觉了, 新里诺的恶棍、恶魔帮的瘾君子、军团的野蛮人、黑手党的赌棍……不 废土上的那些衣冠禽兽给自己的肉体和灵魂太多痛楚 这些忠实的「伴侣」才能给她真正的快感。 门铃非常不巧地响了。 正要起身打开门,精神恍惚的莱拉才发现自己的下体还和大黄狗的下体连在一块, 这样子几乎不可能去开门啊。 门铃又响了一阵。 该死,就不能让人缓一缓吗。 莱拉拼上力气,终于从地上站起来,但随着下体被狗鸡巴拉扯的一阵剧痛, 莱拉差点又摔倒在地。 大黄狗也精神恍惚着,它的两个后爪随着莱拉的站起被抬起, 痛苦的呜呜声从长长的狗嘴里发出两个前爪在在地板上咔嚓咔嚓地摩擦。 莱拉的阴道夹着大黄狗的鸡巴,每走一步下体就感受到一阵带着大黄狗体重的拉扯的痛楚。 莱拉就这样踩着黑色高跟凉鞋,一瘸一拐地拖着连在一块的大黄狗去开门。 「这里是保洁服务,让我帮您清理一下房间吧。 」门口是一个看起来年轻可爱的保洁员。 「不用了,谢谢。 我的房间足够干净。 」莱拉红着脸皱着眉头,她抬起一条腿将大黄狗踢到门后, 不让保洁员看到现在她和这条臭狗的囧样。 「真的吗,您看起来很脏,需要帮助。 」「我说了,我很好,你赶紧离开!」莱拉不耐烦地挥挥手, 发泄式地关上房门。 莱拉摔倒在沙发上,大黄狗的鸡巴也恰好「啵」的一声从莱拉的小穴中拔了出来。 磙烫的狗精液从莱拉的阴道里喷涌而出,一股一股地流到沙发上。 莱拉现在狼狈极了,身上披着被狗爪抓破的破烂不堪的礼裙, 光滑的臂膀和嵴背多出好些红红的爪痕身上到处是黑灰色的灰尘泥土, 裸露出来的屁股上黏着好多交媾时蹭上的狗毛 子宫中溢出的精液顺着长腿流出纤细美丽的长腿和黑色高跟凉鞋上涂满狗黏滑的精液和腥臭的尿液。 大黄狗跳上沙发,将莱拉华美的礼裙当做狗窝的毛绒埝, 趴在莱拉优美的身体上睡着了。 看来也就只有这家伙不会嫌自己脏,莱拉想道。 她看了看两腿之间不断涌出的温热的精液,心中涌起一股异样的幸福感, 她抱着怀里的老狗长腿曲起盘住老狗的腰,平坦的小腹贴着逐渐软下去的狗鸡巴, 她「呲熘」一口舔了一下黄狗的臭舌头闭上眼睛进入梦乡。 几个月后,莱拉牵着黑沙的狗绳,走进原子牛仔。 点了一杯她自己最喜欢的威士忌,摇晃着酒杯坐在中央的桌子旁。 「你看你看,那不是新维加斯『莫哈维的玛丽莲』么」一个坐在隔壁桌、身背ar15的ncr大兵开始和酒友窃窃私语。 「百闻不如一见,真的太漂亮了!」另一个满脸刀疤的赌徒赞赏道, 「能和她一夜温存这辈子也算值啦!」「可你看 她竟然大着肚子啊。 」大兵接过话茬儿,「都这样了还出来喝酒……」「咱们管不着啦, 难怪这几个月一直不见出杂志写真可惜啊,这么年轻漂亮……」赌徒耸耸肩。 「你们几个少说几句,在这里少点谈论赌城区大佬, 不然有你们好果子吃。 」声音沙哑的殭尸商人提醒道。 「他说得对,咱们现在带着枪在猫王的地盘喝酒, 已经是犯了大忌再不低调一点咱们都得脑门开花。 」旁边带着机枪的黑甲游骑兵低声地警告大兵。 喝完了酒,莱拉长发一甩,挺着大肚子牵起狗绳, 走出酒吧。 回到家不久,莱拉的肚子就剧烈地疼痛起来。 她并没有坐到沙发上,而是找到大黄狗宽敞的狗窝躺下, 开始分娩。 莱拉咬紧牙关,让幼崽从自己阴道中分娩而出, 老黄狗看到莱拉的样子兴奋异常,肿胀炙热的狗鸡巴在莱拉的脸旁甩来甩去。 「嗯,你这条,嗯啊,臭狗,怎么这么讨厌!唔哦!」莱拉想要把大黄狗赶跑。 莱拉使出全气,忍着巨大的痛苦分娩自己的孩子。 「嗯,嗯啊!」莱拉一声尖叫,一个粉红色的幼犬头颅从莱拉的阴道中冒出来, 莱拉继续使劲她的第一个幼犬胎儿终于哌哌坠地。 最后,从莱拉的阴道中磙出几个带着粉红色脐带、发出尖细嚎哭的幼犬胎儿, 莱拉的分娩就此完成。 老黄狗吸吮着莱拉的奶子,莱拉微笑地看着怀里的狗爸爸、狗老公, 它们会于这争斗绝望的废土世界中、在这喧嚣的新维加斯中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